我们数不清楚办过多少桌了

2021-02-01 06:59

毕业季账单中,费用全部由父母提供的学生占8.3%,父母提供90%余下10%来自个人的约占15.3%,父母提供80%自己提供20%的占23.7%,父母提供和自己提供各占一半的约30%。总体而言,近七成毕业生毕业开销仍需要求助家长。一名毕业生表示,班里只有少数学生找到了理想的工作,拿到了第一份工资。“但这只是少数,大多数人现在还处于到处考试、找工作的阶段,因为没有薪酬,所以这些人的开销理所当然都是来自父母的。”只有8.8%的毕业生表示,所有的毕业开销均来自自己。这些人多数已找到稳定的工作,拿上了薪水。

3楼一间包厢内,大四毕业生小宋正在和六七位男同学喝酒,不时有女同学插进来敬酒。同学情深,酒过三巡更是难分难舍。小宋刚刚考上了省外的一个岗位,新单位要求他几天后就去报到,用小宋自己的话说,当晚请同学吃“最后的晚餐”。小宋和同学从7点喝到了10点半,共喝了50多瓶啤酒,之后去唱歌,凌晨几个人又跑到路边吃起烧烤。三场下来,几位同学共支付了2965元。

安徽大学社会与政治学院副教授王云飞认为,毕业生聚餐等行为,表现出学生们对大学生活的珍视,大学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,毕业后有的同学很难再相聚,一方面珍惜,另一方面对未来充满不可知性,这种群体性的心理需要通过毕业聚餐等形式表达。因此,毕业季的聚餐、旅行等逐渐成为一种社会现象。

6月17日19时许,合肥大学城九龙路一家酒店,5个包厢已有4个包厢坐满。毕业季来临,当天这家酒店的5个包厢全被大四学生包下了。“这样的散伙饭每年暑假从6月中旬持续到7月底,我们数不清楚办过多少桌了。”老板笑呵呵道。

王云飞说,一部分毕业生是主动参与,也有一部分是被裹挟参与,后者无法做到量力而行,花费往往超出自己的承受范围。王云飞建议,毕业生们对这些活动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性参与,做好一定的规划。

毕业季除了刚性花费,毕业聚餐也是一项巨大开支。合肥工业大学毕业生小赵告诉记者,从5月算起,他先后参加的毕业聚餐已经不下20个场次,“班级散伙饭、老师送别学生、送别室友、学生会告别、外校联欢、告别学弟学妹等等,不胜枚举。”小赵说,“几乎两天一小聚,三天一大聚,有时aa制,大家凑份子,有时同学单独请,很多同学为请客吃饭花了好几千元。”调查中也有不少同学表示,毕业会去旅游,而旅游的费用也不低。一名考上研究生的大学毕业生表示,因自己无工作之忧,很想趁着暑假去云南、西藏看看美景。他筹集了6000元作为旅游经费,“其中大部分是父母给的”。

链接